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委员关注乡镇文化站要让农民走进来线叶柴胡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9:47 阅读: 来源:打包带厂家

委员关注:乡镇文化站,要让农民走进来

“十一五”期间,我国启动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规划,计划到2010年基本实现“村村有文化站”的目标。作为“文化惠民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乡镇文化站的建设、运转情况如何?如何让乡镇文化站更好发挥基层文化阵地的作用,满足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本次“两会”上,部分政协委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建起文化站,更要让农民走进来。

乡镇文化站,农村文化的“温饱工程”

“电影多少年不演了,戏班子早散伙了,元宵没人闹红火了,体育比赛早就成了历史了……”农民的一句顺口溜,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们的高度关注。全国政协委员、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安纯人建议,要把现有的文化资源向农村和落后地区转移,改变传统文化剧目“在城里没人看,在乡村看不到”的局面,积极推广“文化服务进农家”和“文化大篷车”等活动,面向基层,服务群众。

“锣鼓一响,麻将收场。”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戏曲家协会副主席侯露这样描述农民对“送戏下乡”等活动的欢迎。但在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进权看来,“送戏下乡”这样的文化大餐只能偶尔让农民“吃一顿好的”,只有基础文化设施建起来,才能解决农民的“文化温饱”问题,使农民文化生活实现“脱贫”。为此,他建议要继续加大乡镇文化站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把文化站建设成为集图书阅读、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宣传教育、文艺演出、科技推广、科普培训、体育健身等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文化站。

然而,由于政府财政实行分级管理,贫困地区各级财政都是“吃饭”财政,对文化站设施建设投入是“心有余而力不足”。2008年,民进中央在全国性的考察调研中发现,全国77.7%的乡镇文化站需要新建、改建,84.1%的行政村没有村文化活动室;还有不少乡镇文化站缺乏必要的活动器材和设备。除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省、市外,其他省、市、区平均每个文化站每年的设备购置费仅777元,维修费仅有626元,无力开展相应的文化活动。

为此,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副校长蔡达峰建议,应将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纳入各级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的经费保障机制,每年从财政预算中划拨专项资金用于农村文化设施建设和活动经费支出,确保公共财政对农村文化事业的投入。同时,应出台优惠政策,积极引导社会捐助公益文化建设。乡村文化设施的建设与使用,可与村级党组织办公活动场所、农村中小学建设等相结合,一室多用,体现效益。

一次性投入,乡镇文化站变“空壳”

“十一五”期间,我国计划投入39.48亿元,新建和扩建2.67万个农村乡镇综合文化站,其中,2008年中央投入2亿元,安排1250个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项目。但委员们也注意到,一些地方场馆虽然建起来了,却没有充分发挥文化场所应有的功能。

“基层综合文化站建设、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和农家书屋建设中,上级都是以一次性投入为主,没有年度运行经费、工作经费等后续配套资金的支持。这样建成的文化设施只有一个空房子,不能正常开展文化活动。”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主任阿什老轨就此建议,应健全对公共文化设施建设和文化活动资金投入的长效机制,配套文化设施日常运转和维修、更新经费,使文化设施不但能够建成,而且能够正常运转,真正发挥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作用。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对此很认同。在他看来,“如何保证文化长期、稳定、可持续的投入是至关重要的问题,现在很多文化资金是以项目的形式投入,这对于解决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是非常必要的,但应特别注意可持续发展问题。国家应有一个稳定的、不断增长的文化投入机制。”

除了运行经费得不到保障,农村文化队伍流失的问题也引起了委员们的关注。“在陕西一些地方,由于基层文化站编制少、人员少,绝大多数乡镇文化站是一人一站。”李进权在调研中发现,某市乡镇文化站队伍,30岁以下的只有18人,仅占9.8%。各乡镇已基本无专(兼)职的文艺演出队伍,有些乡镇文化站工作人员年龄老化、学历层次低、能力有限,文艺创作和合格演艺人才青黄不接,后继乏人。为此,他建议健全文化队伍,理顺管理体制:首先,加强对现有人员的业务培训;其次,充实文化站工作人员,严把入口关;再次,深化人事工资劳动三项制度改革,建立新的用人机制,使乡镇文化站“人员能进能出,职务能升能降,待遇能高能低”,将文化站工作人员的工资与业绩挂钩。此外,要落实有关待遇,逐步理顺人事、编制、职称、工资等方面的关系,消除后顾之忧,稳定文化干部队伍。

乡镇文化站,要让农民走进来

在李进权的提案中,一组数字引起了记者的兴趣:在陕西省某市,去年群众文化活动演出2445场次,其中乡镇文化站组织的演出315场次,占12.8%,而农民自发性演出2130场次,达到了87%。一边是乡镇文化站“空壳”现象亟待破解,一边是农民自发性文化演出活跃,巨大的反差让人反思。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协副主席陈建功特别强调:“在加大投入建设文化基础设施的同时,要引导群众走进文化场馆,参加健康有益的文化活动。”

事实上,“让农民走进来”已经不仅仅是委员的呼声。侯露介绍说,安徽有上千个农民剧团,出现了很多“民星大腕”。这些剧团每年少则二三百场,多则四五百场,没有让国家补贴一分钱,每人的年收入都达二三万元,而这还仅仅是农活之外赋闲时的收入。“今年大年初三,我接到一些农民戏班的短信,一个说去山东演出了,一个说去河南演出了。他们不仅在当地唱,而且走出省界了!”

“保障农民群众的基本文化权利,就要尊重他们的文化需求表达权和参与权。”蔡达峰认为,让农民走进来,关键是要以农民文化需求为导向,提高公共文化服务、文化产品供给的针对性,从机制上努力满足农民多样化的文化生活需求。“应改变过去免费送文化下乡,演出内容和演出团体由上级部门指定的现象,让农民自主选择所喜欢的演出剧目、影片以及其他文化活动内容;同时,应鼓励、扶持农民自办文化,大力发展农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农村特色文化。”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刘兰芳看来,农民自办文化的热情很高、潜力很大,“如果把这种热情和潜力调动发挥出来,将成为促进农村文化事业发展的重要力量”。

滨州专业白癜风医院

兰州治不孕的医院挂号

河南誉美肾病医院的医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