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90选举风波短篇农村题材小说作者施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21:42 阅读: 来源:打包带厂家

选举风波

炎热的夏天已过,可姚家村的秋天却反而比夏天更热。热,并不是季节的原因,而是刚好到了村两委换届年。这不,村党支部书记刚刚选完,村长的选举又热火朝天地上演了,特别是村这一级实行“海选”后,更是热闹,常常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当然,选举换在其他地方可能不怎么样,村民们的关注度不会太高。听说有的地方甚至选票是随便委托个邻居帮忙勾一下,或者由村里随便爱选谁选谁。可姚家村却不一样,却弄出了很大的一场选举风波。不信,你看——

有钱村的烦恼

姚家村位于桃县的西部,离县城有50多公里远。虽说是个偏僻的山村,人口也仅有500多人,但这个村选对地方——地底下藏着大量那个什么热卡高的无烟煤。煤的储量有多少,村里人也不清楚,但这些煤已经挖了50多年,现在还在挖。前段时间,听说专家又在这里探到储量比已经发现还多2倍的煤层呢!

靠山吃山。靠着煤,村里很多村民这20来年都在“黑金”上发了财、有了钱,就连李狗、姚钱这些个原本家里穷得叮当响的,也只是几年的工夫就一个个都成了村里响当当、富得流油的千万元户。

不止是村民们借着“黑金”发迹,就连村财也是可观,每年单单从几大矿里分的红就有上千万,还没算村集体企业自己开的矿。

村里有了钱,村官也就很多人想争着当。这可跟穷村不一样,那次就有位村民讲过有个村,一位在外面赚得不错的村民,至少身家也由近百万。村里换届,镇里动员他回来参选村官。没人竞争,自然就当上了。可结果呢?一届村官没当完,几年的积蓄却花完了——村里没村财,上面工作队下村,吃的、喝的各种接待只得自己先掏腰包,一次、两次,很快就被掏空了。虽然,村里欠了他一屁股,可要等村里有钱还他那得猴年马月。最后,只得辞了村官又出门打拼。

这是外话。但有钱村就是不一样,村民们谁都心知肚明,在姚家村有个规矩,只要选上村官,还可兼任村集体企业煤矿的董事长。这董事长不但能领工资,而且还很能“出水”。要是胆子再大点,村官三年一届,敢捞的至少可捞上几百万。

“你看某某谁,原来家庭并不怎么样,就一年的时间,房子有了、车子有了……”对于村财如此被亏,村民们谁都清楚,但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谁叫自己没有本事呢!

村里一些敢说的老人,像今年已经70来岁的姚正忠、姚大嘴他们,虽然,经常跑去村里质问甚至告到镇里、县里,但都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而不了了之。后来,干脆也懒得去说了。

别人看得惯,为何姚正忠、姚大嘴他们看不惯呢?原来,这村里的企业就是在他们几位老村委的手头上创办的。“那时,办矿挖洞都是靠人工,又没什么吃的,大家吃的苦年轻人不懂。”说起当年的艰辛,姚大嘴那平时满是笑容、乐呵呵的双眼也一下子锁紧,“当时,村里有人为了这些矿,连命也搭进去”。

看到村财就这样被蠹,这些老人们能不心疼吗?“一定会遭报应的!” 姚正忠恨恨地说,“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其他老实的村民倒是更懂得自我安慰,“以其重新选出一只饿老鼠来啃,倒不如让已经吃饱了继续躺着。”

话说两头。没人说,这群村官胆子也反而更大了,一个个拼了命似的,恨不得以村为家,把村财变为家财。

也因此,到了这几届,村官的选举竞争得特厉害,有点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恨不得把对方吃掉。

刀疤飞竞选

村里有个叫姚飞的,今年刚满35岁,长得满脸横肉,歪嘴斜眼。这个人,小时候就不好学习,整天在村子里闹事、打架,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由于打球抢不够人家,就和人家吵了起来。记恨在心的他,几天后,更是从家里拿来一把水果刀子将这个高年级的同学给捅了几个洞。因为还没达到16周岁,法院没有对其判刑,只是把他送进少管所。

几年后出来了,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在村子里整天惹是生非,村里就有几个“不听话”的被他打成重伤,其中,有一位因为伤到腰椎,差点瘫痪。虽然被打,但因怕他报复,根本不敢报案。这个姚飞,除了歪嘴斜眼,还有一个很明显的标志,那就是脸上从额头到眼角有一道的5公分长的刀疤,村里人为此送给他一个“刀疤飞”的外号。

虽然,村里人背地里都骂他“刀疤飞”坏鸡窝内,可谁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刀疤飞”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根本拿他没办法,只是整日叹气地说着:当没生这个儿子。

后来,县里进行“严打”,臭名累累的“刀疤飞”在镇里派出所还没行动,趁着一个大雨滂沱的晚上跑路了,跑哪里去,没人知道也没人管。反正,没了这个人,村子就清静了。

坏人也会走运。几年的时间,“刀疤飞”却也混得人模狗样,不仅在县城里买了一大套的楼中楼,还娶了个外地的漂亮姑娘当老婆。每天开着一辆20多万的奥迪,手上、脖子上戴的金项链足有食指粗,旁边还有10几个小弟跟着。有知情的说,前几年,心狠手辣的“刀疤飞”靠着六合彩、赌博捞了第一桶金,而且,还通过放“寸头”(高利贷),钱滚钱越滚越多。

这次,听说村里要换届了,“刀疤飞”也赶回来报名竞选,并顺利地与前任村长姚铁城一起被列为候选人。看到“刀疤飞”回来,村里人都知道一定是他身边那个“狗头军师”姚添明的主意。

这个姚添明跟“刀疤飞”同龄,也是一个浪荡子弟。上小学时,和“刀疤飞”没少打架,但个小,每次都被“刀疤飞”骑在胯下当马骑,从此,也就死心塌地地跟着他。两个人可以说是臭气相投,很多坏事,有“刀疤飞”参加就有他的份。

但这人没像“刀疤飞”那么莽撞,有点小聪明,很自然地就当上了他的狗头军师。

“选那村长有鸟用,我现在这里不是更自在。”听狗头军师跟他谈回去竞选,“刀疤飞”呃斜着眼,一手玩弄着黑檀雕的佛珠,不以为然地问。

“回去竞选,能当上不仅可以捞钱,而且还可以借机把自己‘漂白’一下。”狗头军师挤着眉后,又梳了已经稀疏的头发说,“以后,有可能还能弄个县人大代表或者政协委员当当,那时身份就不一样了。”

本来“刀疤飞”对竞选村官根本不感兴趣,但“狗头军师”跟他挑明了,让他一下子来了精神,当天下午,就回村报名,并组织了本村10几个跟着他混的小弟还有自家的亲戚一起联名推荐其为候选人。

明争暗斗

这姚铁城也不是好捏的软柿子,十里八村谁都知道。

早在没当村长前,姚铁城就通过县里一位大领导的关系,从村里承包了好几个矿。那几年,煤价好,而他的几个矿又都是出煤高的矿,赚的钱听说是用大布袋装的。

竞选上村长后,有了那身政治装,更是黑白道都有人。前两年,还与一位本省的黑老大搭上关系,之间生意往来甚密。

知道“刀疤飞”回来和他竞选,长得斯斯文文的姚铁城早就放话出来了:想跟我姚铁城斗,奉陪到底。

其实,这个姚铁城早些年没发达前,也是一个老实人。整天侍弄家里的几亩薄田。农闲时,就到村里的矿上打打短工。根本没想过哪天可能发财,那是连做梦都不敢的。

人有时就是这样,总会有时来运转的时候。几年前,县里来了一位大领导。按理说,像他这种世代农民的家庭根本不可能攀上什么县领导。也因此,谁来都不在意。可这次不同,这位县领导恰恰是他老婆的一个亲戚的一个在省里当官的远方表亲的老兄弟。

一次喝酒后,老婆的这位亲戚跟姚铁城问起:你们村里不是有很多的煤矿吗?干嘛不承包来搞搞,像你种田一辈子能种出啥来,除了水稻能长金吗?

“可是自己一没钱,二没关系,难啊!” 姚铁城顶着大红脸嗫嚅道。

“想不想,让我那表亲和县里说一下。”这位亲戚说着,并当场拍着胸脯说,只要你想要,一定能成,“到时候,我们也一起来捞捞‘黑金’。”

也算是遇上贵人,很快,村里有几个矿刚好到期,姚铁城凭借着那亲戚关系很轻松地就承包上了好几个矿。

男人有钱就变坏。“自从挖了‘黑金’之后,姚铁城就不是以前的姚铁城了。”村里的老人说,不仅抠而且贪,仗着有钱有势在翻建的别墅内养其了大狼狗,谁不听话,就放狗吓人、咬人。动不动还把自己的那位生意伙伴的几个手下叫来把风。这是别话。

虽然是放话了,但姚铁城心里清楚,选票可都是在村民手里,要让他们投自己,这个不是“空嘴咬舌”的事,况且,这个“刀疤飞”也不是吃素的。

“投自己一票1000元,当场兑现。”姚铁城暗中向村民拉票,他已经粗略算了一下,村里虽然500多人,但扣去小孩子没选票,也就400来张,四五十万就能搞定。

有了这般诱惑,还没选举前,姚铁城一下子就拉了40多票。

听说姚铁城这只“铁公鸡”拿钱买票,“刀疤飞”自然不甘落后,更是一下子把票价提高到1500元。

2000元,包买新农合一年!

3000元,包买新农合两年!

5000元,包买新农合三年!

……

随着价码的不断攀升,两个人也一下子从开始的暗战到明斗。不仅两个人在斗,连村民也被拉进这场竞选纷争之中,“刀疤飞”向村民放狠话:不选我,自己看着办!而姚铁城则带着那个黑老大下面的几个小弟在村子里四处走动、拉票。

看到这局面,村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那阵子,姚家村有不少村民就干脆借机躲到外面去——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喋血票场

选举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这天早上,天还没亮。姚家村就在镇里工作队的指导下,工作人员拿上票箱分成几组下到村民家里发选票、投票。

姚铁城和“刀疤飞”还有狗头军师姚添明不但亲自到村部坐镇,还每一组叫上两个兄弟跟着,一方面监督对方,一方面也争取在最后时刻多拉几张选票。

刚开始,两方人马相安无事,对选举的村民也很是客气。姚铁城这边对选他的村民除了之前答应的条件,还在投票的时候,不分男女、有无抽烟,一律一人一包“硬中华”;“刀疤飞”那边则是发“天子”……可很快,问题就来了,在岭上自然村,一些村民代表借故外躲的没回来,就直接委托工作人员帮忙随便填一个。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两方人马就争着要工作人员填写自己的这方。

工作人员基本上是叫村里的小学老师过来帮忙,知道两方都不是好惹的,一时也不知道要怎么办,突然间楞在那里。

见工作人员一时没反应,两方人马都想着来抢选票。很快,双方就交上了手,互不相让,而且越打越凶。突然,“刀疤飞”的一方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刀,挥手就朝姚铁城那边的人刺过去。

对方想用手掌挡住,结果,整个手掌被穿透,血直往外涌。

见此情景,双方不但没有就此作罢甘休。被砍的这方不但顾不上已经有人受伤,反而立即掏出手机叫人。而另一方也不甘示弱也呼叫帮助。

很快,双方各20多人聚在一起。姚铁城和“刀疤飞”也都赶了过来,指使手下狠狠地给对方颜色看:

“给我打,打伤了我负责。如果自己被打伤了不仅有医疗费,还能拿补贴。”

“没事,出了事我兜着。”

……

刚开始一群人只是推推搡搡,但在这两个人的发话下,一下子就像被注射了10倍兴奋剂一样,纷纷比狠斗凶起来。很快,铁棍、木棍、砖头都拿了出来,相互血拼,瞬间一片混乱。原本,还有一些村民在看热闹,看到这种血腥场景,全部躲了起来,生怕一不小心被乱棍打到……

打了快有10分钟,接到群众报警后派出所的警车迅速赶到,把双方人拉开。但没用,最后,所长只得鸣枪,才让一帮红了眼睛的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是谁先动手的?”所长喊了半天,没人回答,问工作人员,才知道事情的起因。

等要找姚铁城和“刀疤飞”两人时,早已跑得无影无踪。最后,还是在县公安局的帮助下在逃往城关的路上给他们逮住。

法律严惩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很快,姚家村出了名,省、市媒体都在第一时间以大版面、大标题曝光了姚家村的这起恶性事件,同时,随着媒体的深挖,姚家村村财被蠹也渐渐浮出冰面。

而县里对于发生这样的丑事也大为震惊,一个小山村居然为了选举闹出这等事情来,这与黑社会有何不同。没等省、市领导批示,即在第一时间派出由县委副书记牵头,纪委、组织、公安、民政等几个部门的领导组成的调研组奔赴姚家村调查。

在经过将近一星期的调查、取证,姚铁城、“刀疤飞”两个人由于涉及在选举中拉票、作弊以及组织黑恶势力参与其中被警方依法逮捕,与他们一起被逮捕的还有姚正忠。怎么回事?有没有抓错?村民们觉得纳闷,要知道当时,他可是告村里告得最积极的。

“没错!这一切都是姚正忠一个人在策划的。”所长这样一说,更是让村民如坠云里雾里,纷纷让所长给大家说清楚。

原来,姚正忠从村两委位置退下来后,刚开始还没觉得怎么,心里也一直在想:干到年龄,就要让给年轻人去干。可是,后来,看到这些后任者,不但对他们这些老前辈不理不睬,甚至说他们是老古董。更可气的是,还经常把个人的一些接待等等全记到公家的账上。

看到这些,姚正忠那是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他们当时大家都没私心,要是有私心,早把村集体变成自己的了。

在多次和这些后任者交涉而没有任何效果后,姚正忠就到镇里去说,但镇里为难地说,证据不足不好弄。

为此,姚正忠就开始偷偷地搜集这些人的证据。他的老婆、儿子看到他这个样子,非常生气,就经常说他,你这是何苦,村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何必去让人讨厌呢!谁叫你那时傻,尽忠……

让老婆、孩子这一骂,姚正忠也火了:好,让你们看看,谁狠。

于是,在经过几日几夜的深思熟虑后,姚正忠就找来村里中实诚的、头脑不错的姚铁城,跟他说了,要帮助他承包村里的矿以及竞选上村长等等。

“姚铁城不是他的妻子的亲戚和县领导熟吗?并且通过这层关系搞定的?”听到这里村民们更加疑虑。

“哪里来的亲戚和县领导是老兄弟啊!”所长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姚正忠策划的。

姚铁城答应要和他一起合作后,姚正忠就拿着搜集来的包括贪污、公款嫖娼等等一大堆的证据去恐吓当时村里的书记、村长他们,让村两位把几个到期的矿承包给姚铁城,同时,不能再竞选下一任的村两委,否则,就要把这些证据寄给县纪委等部门,让他们在监狱里蹲几年牢。

凭着那些证据,姚正忠很顺利地与姚铁城一步步实现计划,两个人都很轻松地从中发了大财。

然而,姚铁城这人也不是一般人,几年后,发现自己翅膀硬了,就想撇开姚正忠。他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姚正忠这几年所作所为全部录音保存资料,这样姚正忠也有把柄在他手上,有气无处发。

也许是病急乱投医。于是,到了今年换届时,就想着通过他的侄儿狗头军师姚添明怂恿“刀疤飞”回来竞选,把姚铁城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给选掉。可没想到,这个愣头青后来不听姚正忠使唤,竟和对方动起武力来,闹出了这场选举大风波。结果,也把姚正忠的所有内幕弄了出来。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看不出来啊。”那天,看到姚正忠被警车带走,姚大嘴摇了摇头说,“我还以为他真告状,没想到竟然是打自己的小算盘”。

……

    经过这次之后,姚家村一下子没有了先前那种暴富后的躁动,听说,后面选上的村官也都中规中矩,再没敢如此气焰嚣张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