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聊斋之七月十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34:07 阅读: 来源:打包带厂家

1

“七月十四不要出门,小心碰见不干净的东西。”夏侯之在林云背后说道。

林云看了一眼夏侯之,表情中带着些许的不屑:“就你迷信,陈耀不是也出去了吗?”说着便拿起自己的外套往外走。

“哎••••”夏侯之看着自己室友的背影摇头道。其实并不是夏侯之迷信,而是这个规矩可以说是自古就有。七月十四,也就是我们中国的鬼节,在这天鬼门关大开,如果到处乱走,是很容易招惹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

今年的暑假,因为他们几人决定勤工俭学所以都留在了学校。当然,也有不是为了勤工俭学的人,比如林云,他留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学校外面杂货铺老板的女儿。

看着夏侯之有点担忧的表情,刘胖子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笑道:“你就别那么迷信了,现在都21世纪了,还相信那些。”他一边说着一边嚼着嘴里的薯片,而同时又喝了一大口可乐。

刘胖子本名叫做刘磊,因为身材肥胖,有两百多斤,所以大家都叫他刘胖子。不过他压根不在意这个外号,还常常说能吃是福。

夏侯之看着刘胖子那副贪吃的德性显得很无语:“你除了吃还会别的吗?”说完便蒙着头睡觉了。

朦朦胧胧之间,夏侯之觉得好像有人爬上了自己上面的床铺,他在半睡半醒之间问了一句:“回来了啊。”接着便又蒙着头继续睡觉了。

直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上铺竟然压根没有被人睡过!除此之外,上铺的床单上面竟然还显得湿漉漉的,而床单中心更是有着一片黑色的污渍!看起来就好像是把什么东西烧成了灰一样。

“难道他真的招来了鬼!”夏侯之不免有些紧张了起来。他们几个室友,虽然平时喜欢吵吵闹闹,但是感情却一直都是很好的,所以夏侯之也不免会担心一番。

刘胖子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道:“你一大早的不睡觉在干嘛呢?”刘胖子的睡眠是很浅的,可以说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他吵醒,面对夏侯之的嘀咕,他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还在睡觉,林云失踪了,你知道吗。”林云正好睡在夏侯之的上铺,他看着林云的床铺紧张的说。

刘胖子显得有些不屑:“都是成年人,又不是一岁两岁的孩子了。他自己有腿的,也许是出去了呢?”

看着刘胖子毫不在意的样子,夏侯之不知怎的升起了一股无名火,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揪起了刘胖子:“你看看,这床上湿湿的,还有东西被烧过的粉末,而且我昨天晚上明明听见有人上去过,可是现在一点被人睡过的痕迹都没有。”

猛的一下刘胖子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地,他哆哆嗦嗦的说道:“我也想起来了,我昨天好像也听到了林云的声音,我•••我•••我还和他打了招呼了呢。”虽然刘胖子身材看起来很“强壮”,但是他的胆子实际上是很小的,一点小事情都可以把他吓住,何况是这样带有一丝鬼怪色彩的事情。

“你们在干嘛啊?”就在刘胖子和夏侯之看着床铺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冷不丁的冒了出来,回头一看正是失踪的林云,而他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另一个室友陈耀。

“你•••你•••你是人还是鬼啊。”胆小的刘胖子指着林云说道。

林云看刘胖子这样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还没死呢,不过你放心,我死了一定找你下去。”

听着林云这么说,刘胖子才显得稍微有点放心了。接着刘胖子又问道:“我昨晚明明和你说话了,怎么你一大早就不见了,而且就连你的床也没有被人睡过的痕迹?”

林云看着刘胖子的脸哈哈大笑着说:“我昨天不小心把水倒在上面了,所以我就出去去住旅馆了啊,刚刚才回来呢,这不,还碰着在外面晨跑的陈耀呢。”

“那那些黑色的是怎么回事?”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夏侯之突然问道。

听见夏侯之这么问道,林云显得有些生气的说道:“哎•••一说我就来气,我昨天不知道从哪里沾了这些脏东西,我一屁股坐下,结果全部占到了床上。”说着便给大家看了看他的屁股,果然,他的牛仔裤上面还隐约看见有什么脏东西。

••••••••••••

2

刘胖子死了!就在七月十四的第二天,死相看起来极度的恶心。他的脸已经被人划了个稀巴烂,而他的大肚子也被人剖开,内脏和脂肪流了一地,看见的人无不作呕。而他的尸体则被人故意似地摆在了操场。

“怎么好端端的一个人就死了呢?”陈耀伤心的看着剩余的两位室友说道。

“可恶,到底是哪个王八蛋那么残忍。”林云握着拳头狠狠的说。

见两位室友都那么伤心和愤怒,夏侯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过了半响他才冷冷的说了一句:“他是被鬼害死的!”

此话一出便一石激起千层浪,林云和陈耀都死死的盯着夏侯之。夏侯之表情仍然显得阴冷,他缓缓的说道:“我的阿妈是个苗女,同时也是个蛊婆,我从小跟她相依为命,所以这些东西我多少也懂一点。”

林云咬牙切齿的问道:“那你知道是哪个鬼干的吗?我们想办法把他收了。”

夏侯之摇了摇头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的法力太低了,我只能看到他尸体上面的鬼气,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三人瞬间陷入了一阵的沉默,只是偶尔会有几声叹气。就连吃饭,三人看起来也没什么心情。

晚上睡觉的时候,陈耀趁着林云不在偷偷的把夏侯之叫到了教学楼的屋顶。陈耀看了看四周,神秘兮兮的对夏侯之说道:“其实林云就是是鬼!”

“林云是鬼,你怎么知道!”夏侯之几乎是脱口而出。面对夏侯之的惊讶陈耀做了个嘘的动作,意思是要夏侯之安静。他看了看四周又继续说:“我今天早上凌晨大约3 点多钟的时候看到了林云抱着刘胖子出去,你知道的,林云是不可能抱得动刘胖子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之后刘胖子就被人杀了,所以我敢肯定林云肯定不是人,是鬼!”

夏侯之半信半疑的看着陈耀说道:“也许是你在做梦呢,或者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就算林云抱着刘胖子出去,那他也不一定是杀死刘胖子的凶手啊。”

看着夏侯之不相信自己,陈耀急得都要跺脚了,他一把拉住夏侯之说:“跟我来。”接着便拉着夏侯之回到了宿舍里面,这个时候林云还没有回来,陈耀看着夏侯之说:“等会我们装睡,看看林云有什么异样再说。”

夏侯之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接着他们两人便藏在了被窝里面,从外面看,样子真的就好像睡着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云似乎回来了,他探着自己的脑袋东张西望像是做贼一样。突然,他像是放松了警备般的慢慢走了进来,跟着就爬上了自己的床。

3

夏侯之在心中想道:“并没有什么异样啊。”而正当夏侯之真的准备睡觉的时候,林云又从自己的床上爬了下来。接着微弱的月光,他看到林云的脸上显得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窟窿,就好像被人用刀捅的一样。

夏侯之赶紧捂住自己的嘴,生怕自己叫出来。

而林云则径直走到夏侯之的床前,就在夏侯之快要被吓破胆的时候,林云又离开了夏侯之的床铺走到了陈耀的床铺面前。林云好像是在确认他们是否睡着一样,看见并无异样,便大步走出了寝室。

此时的夏侯之哪里还睡得着啊,他带着无限的恐怖爬了起来就要走。就在他快要走出房门的时候,陈耀一把抓住了他:“你要干嘛?”

看着陈耀的脸夏侯之喘着气说道:“你没看见吗?他是鬼啊,是鬼啊。难道我不走,还留下来被他杀被他吃啊!”

夏侯之此时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了,他浑身都在发抖。陈耀按住他说:“你要冷静,他是鬼,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跑不掉的。”

“那我们怎么办?”夏侯之已经完全没有主见了,而陈耀此刻却显得冷静的多。陈耀冷哼了一句道:“替天行道!”

夏侯之听着陈耀这么说,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的意思是杀掉林云,可这是杀人啊!”

看着夏侯之那副胆小怕事的样子,陈耀带着几分怒气的说道:“我还以为刘胖子胆小,原来最胆小的人是你啊。他现在已经是鬼了,不是人了,你知道吗?”

“可是警察不会相信的啊。”夏侯之看着陈耀说道。

面对夏侯之这种前怕狼后怕虎的态度,陈耀显得很是不耐烦,他摆摆手道:“那就做的干净点,要不,就等着被他杀死吧。”

看着陈耀坚定的表情,夏侯之也像下了决心一样:“没错,你说得对,不是他死,就是我们亡。对,无毒不丈夫!”

接着夏侯之又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呢?”陈耀看着夏侯之说道:“你妈妈不是蛊婆吗?你不是有法术吗?怎么还来问我啊?”

夏侯之突然显得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了,他说道:“我妈妈确实是蛊婆,可我的法术却也只能测出是不是有鬼,却没有办法对付鬼,如果我真的有办法对付鬼的话,我刚才也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陈耀觉得夏侯之说的也有道理,突然他眼珠一转说道:“那你妈妈一定会捉鬼收鬼吧,你可以问你妈妈啊。”

听见陈耀这么说,夏侯之一拍脑袋道:“对啊,我都吓得忘记了。”

就在他们商量着怎么对付林云的时候,房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是不是他回来了,快回到床上。”陈耀一说完便和夏侯之飞一般的回到了床上的被窝里。而回来的那人果然是林云,他还是想出去以前一样的检查了两位室友,然后在缓缓的爬上了自己的床铺。

睡在他下铺的夏侯之感到了一阵阵的寒意,即使是盖着一层空调被他也觉得全身发冷,他心想一定要快点解决这件事情,不然自己一定会被吓死的。

4

终于在恐惧中熬过了一夜,夏侯之顾不得一夜没睡便马上跑出了寝室,直到中午才回来。一回来夏侯之也顾不得吃饭,拉着陈耀就跑到了屋顶。

他一边踹气一边说道:“我问了我妈妈,我妈妈说了这是恶鬼,要对付他不能用一般的方法。”

陈耀显得有点着急的问道:“那要怎样?”

夏侯之踹了几口气说道:“我们要糯米、黑狗血、朱砂、还有黄符。这个恶鬼阴气很重,需要把糯米磨碎,黄符烧成灰然后和朱砂狗血拌在一起泼在那恶鬼的身上,这样他就会魂飞魄散了。”

这些东西虽然有点古怪,却也并不是不难找。很快他们就找到了这些东西,接着便是把糯米磨碎、黄符烧成灰然后拌在一起。

接着夏侯之又说道:“我妈还说了,这个还需要一个阳年阳月阳日的人泼向他才有用。”

陈耀看着夏侯之问道:“哪里有这样的人啊?”

夏侯之带着几分轻松的笑说:“刚好我就是这样的人,所以我们不用担心。只要你今天晚上把他引到天台上来就可以了,到时候我们就可以消灭他。”

虽然陈耀心中也很害怕,但是他仍然咬着牙答应了,毕竟比起害怕,还是活命重要的多。

晚上的时候,林云带着好奇的跟着陈耀来到了天台。林云看着陈耀说道:“你有什么事情要带我来这里啊?”

陈耀笑着对林云说:“你很快就知道了啊。”说着便做了一个当时他们约定好的的暗号。

就在林云好奇的看着四周的时候,夏侯之猛的一下冲了出来。接着一下就把那些东西倒在了林云的身上,林云还来不及反应身体就开始冒出了一阵阵的白烟。除了白烟,他的身体还发出了烤肉一般的吱吱声。

林云表情狰狞的看着两人,嘴里似乎要说着什么一样。只见他全身的皮肉开始往下掉,本来英俊的脸此刻显得无比的痛苦。最开始滚落的是他的眼珠,接着便是内脏。没过多久他浑身的肉都掉了下来,而每一片掉下来的人都像是被火烧一样,慢慢的变成了灰,风一吹便四散开来。

林云的骨架这时候也开始了慢慢的分裂,只听见“咯咯”的声音。他的骨头便好像中了化骨绵掌一般的寸寸断开,跟着又变成了骨灰被风吹走了。

做完一切的夏侯之疲惫的坐在地上看着陈耀说:“终于做完了,我们休息一会就回去吧。”

突然陈耀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表情说道:“不,我不打算回去,我打算吃了你!”接着陈耀的身上也露出了一个个的窟窿,和林云的一摸一样!

原来七月十四两人出去的当天都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而那些窟窿就是被恶鬼啃食过的痕迹。而他们两人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只要吃掉一个阳年阳月阳日的人就可以重新还阳。而刘胖子因为常常和夏侯之在一起,所以身上沾染了不少夏侯之的阳气,所以才会被他们误以为是阳年阳月阳日出生并加以杀害,直到后来两人才打听到原来夏侯之才是那个人。所以工于心计的陈耀决定借夏侯之的手除掉林云,然后自己还阳。

陈耀慢慢的靠近夏侯之,而就在他的手触碰到夏侯之的时候他突然发出了一阵阵的哀嚎:“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怎么回事•••••”就在一阵阵的哀嚎中陈耀的肉体开始腐烂、燃烧,而他的灵魂则慢慢的融入了夏侯之的身体里面。而此时的夏侯之则带着一脸胜利者的微笑•••••

5

原来夏侯之的母亲是一个蛊婆,因此没有男人愿意娶她。害怕寂寞的她于是去了火山之巅找来一块千年火山石,她把这块火山石雕刻成人形,并且用人的血肉喂养。于是慢慢的火山石变成了人,有了人的思想,人的感情。可惜火山石始终没有人的灵魂,唯一的办法就是吃掉一个阴年阴月阴日的人的灵魂,而那个阴年阴月阴日的人正是陈耀,那块火山石则是夏侯之•••••

夏侯之看着自己的身体说道:“我终于变得和你们一样了,真好。”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